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原创)青春是什么  

2008-08-07 21:34:0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楔  子

又是一年暑假,终于有时间来整理房间。拉开抽屉,一张泛黄的照片跳了出来,一个斜斜梳着大辫子的大眼睛姑娘对着我似笑非笑,我灵活的手脚顿时迟缓了下来,孟君!美丽的孟君,多才的孟君!我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迷离起来,在阳光跳跃的尘埃里,我忆起了那些似水流年……

                                      (一)

“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浪费我的青春!”孟君又一次对我宣言。

我闻言淡淡的笑,头都没抬,刚才老师布置的几道解析几何题难度挺大的,我可不想浪费时间,马上要放学了,我还想放学之前把作业本交上去呢。

“哎,梦,我在和你说话呢,连你都不理我,我……”孟君一把抢过我的本子,杏眼圆睁,佯怒道,“我死了算了,省得讨人嫌!”

“你要真的拜拜了,我就太平了!”我才不怕她,嘴上一点也没遮拦,“找你家兄弟去,别来烦我。”

兄弟是我身后一个叫明辉的男生,因为和孟君同姓,孟君就大大咧咧的拍着人家肩膀认兄弟,要知道,孟君是我们学校公认的一枝花,美人认兄弟,哪个男生拒绝得了?这个兄弟真的是忠厚得没的说,但凡孟君说的,他全部照办,比如现在,他本来也是在做题目,孟君一句话,立刻就放下笔陪她海阔天空了。

我乐得轻松,自顾自解题,他们的言笑声我可以置若罔闻,但是有一个人不行,明辉的同桌宜林不行,而且他经常要发飙,你看你看,他的眉毛越蹙越紧,突然一拍桌子:“你们说够了没有?”

本来兄弟是烂忠厚没用的,只会随声附和,孟君却是个古怪精灵的女孩,正嫌兄弟嘴笨无趣之时,这下好了,找着对头了,和宜林一句接一句的唱对台戏,明辉赶紧缩着脖子做他的作业了。我紧赶慢赶做完了那几个题目,把本子往孟君桌上一放,侧过身来听,偶尔插上一两句,和孟君笑成一团,气得宜林直翻眼皮。

宜林翻起眼皮来是最俊美的时候,明明脸上冷得要泛出绿色来,可是吊起的眼角却无法让你产生害怕之意,加上眼皮往上一翻,吊着的眉梢更显得有几分妩媚!我和孟君几乎同时发现了这个秘密,于是逗逗宜林成了孟君每日的必修课。

终于等来了铃声,放学了,我起身就要往外冲,孟君一把扯住我:“作业的干活,交出来!”

我拍着她桌子:“小姐,拜托,美丽的眼睛睁大一点!”说着人已经在教室门口了。

身后传来明辉和宜林窃笑声,看来孟君要孤军奋战了,唉,不管了,我回家要紧,半个小时的路程啊,不抓紧点能赶上晚上的夜自习吗?哪像他们轻松,住在学校,整天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明辉和宜林是寄宿在学校,而孟君则是家就住在学校,她父亲是中学老师。说来也真是巧,我和孟君不仅名字上有一个字相同(虽然是同音不同字),而且父亲都是教师,家里又都是姊妹三个,如此相像的家庭环境塑造了我们相类似的性格,感谢班主任把我们编坐在一起,我和孟君相见恨晚,我妒忌她的容貌,她羡慕我的成绩,我们惺惺相惜,彼此欣赏。

                                       (二)

国庆节快到了,县里决定组织文艺汇演,这一爆炸性新闻于我是波澜不惊,我从来都是“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可是孟君就不同了。她两眼闪闪发光,每隔五分钟就告知我一声:“梦,要文艺汇演了,你准备报什么节目?”然后就微笑低头沉思,在本子上涂涂画画。

经过n次的推敲,孟君报了一个歌曲《采槟榔》,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孟君忙忙碌碌,再也没有闲情跟我们说笑了,倒是我和明辉宜林有时因为某个题目要争执几下,就在我耳朵快要静得发慌的时候,“十·一”到了。

作为孟君的死党,我们早早就到了影剧院,我负责照看孟君的服装(这些服装是孟君自行设计和剪裁的),明辉守着最前排的有利位置,宜林则负责台上台下的互动。因为是全县公开汇演,人特别多,奔来走去的大都是些情绪高昂的年轻人,中老年人则安静的坐在位置上东家长西家短的边聊边等 ,整个剧院人声鼎沸,我抚摸着怀里的绫罗绸缎,丝滑的手感和鲜绿的色彩撩拨得我心高涨,倒是孟君很沉得住气,化着个大浓妆居然还有心情和我们开玩笑。

舞台帷幕拉下来了,全场安静了下来,孟君拽着我,我抱着服装亦步亦趋,跟到后台,工作人员挡住我,我只得悻悻的回到座位上,宜林冲着我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很快主持人上台了,第一个节目合唱《歌唱祖国》,第二个节目仍然是合唱《红星照我去战斗》。就在人们昏昏欲睡的时候,音乐风格为之一变,柔曼俏皮的声音悠悠扬扬,我们都挺直了腰杆。终于孟君出场了,一身村姑打扮,两个麻花辫子恰到好处的飘拂在胸前。只见她步履轻快的跑到舞台中央,左手提着长腰花篮,右手掐出一个兰花指往前一送,右膝向前微屈,张开艳艳的红唇唱到:

       “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

顿时呼哨声四起,全场骚动起来了,孟君的一身翠绿色飘拂在每一个少年人的眼前,我侧目一旁的明辉和宜林,明辉的嘴张成了一个“o”型,宜林的嘴角微微上扬,第一次眼角舒展开来,我的心莫名一沉。台上,孟君眼波流转,继续边舞边唱:

 “谁先爬上我替谁先装/少年郎采槟榔/小妹妹提篮抬头望/低头又想呀/他又美 他又壮/谁人比他强/赶忙来叫声我的郎呀/青山高呀 流水长/那太阳已残/ 那归鸟儿在唱/教我俩赶快回家乡……”

那甜美的喉咙,那婀娜的身段,那晃来晃去的两条麻花辫,很长时间里成为全县街头巷尾年轻人的话题,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才真正认识孟君的才华!

                                      (三)

我想不仅是我,明辉和宜林也认识到了。明辉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他不再甘心做兄弟了,执意要做孟君的大哥,整天妹子妹子的叫着,每当这个时候孟君就佯怒着拿书本去砸他,明辉很是享受的呵呵笑着,宜林则不同,他变得很安静,发飙的次数一次比一次少。

倒是孟君矜持多了,这次舞台演出的巨大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她的士气,上自习课她再也不喊“浪费青春”了,每日拿着这样那样的书静静地看。之后大概半个月不到,孟君神秘的告诉我:梦,我要去报考省里的艺术学院,我爸已经为我请了专门的老师。过两天又告诉我:老师说我音质不错,吐字清晰……,我一边为她保密一边为她祝福。

高三的学习是紧张的,期中考试终于结束了,对着一个空出的下午,我们商量着到哪里去散散心,明辉提议去翠云山马尾泉水库游泳,孟君狠狠的拍了兄弟一巴掌:“去死吧你,谁不知道你家在那边上?想拐良家妇女呀!”说着朝我促狭地眨眨眼睛,我莞尔一笑。

一向温顺的兄弟急得脸红耳赤,争辩道:“翠云山山清水秀,去游玩的人可多了。我家虽在边上,不进去就是了。再说啦,我熟悉得可以做你们导游,清华庵的师太我认得,不要买门票。”

一句“不要买门票”最终打动了我们,于是我们说说笑笑的走出校门,全然不理会旁人的复杂眼光。

翠云山坐落在县城的东南面,是家乡的名胜之一,那里有千年古桂,翠云寺庙,马尾泉瀑布,清华庵等等,印象中我还是读小学的时候去过。现在从我们学校出发,也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

                                      (四)

一路上金风送爽,田野里一派秋收繁忙的景象,我们四个人有说有笑,不时引来田地里农民的抬头注目,我的心一下子变得敏感起来了,平时在学校觉得再平常不过的事,现在怎么看怎么别扭,我浑身不自在,孟君很快就觉察了,便缄了口,他们两个也意会到了,于是大家急急快行。

终于来到翠云山的脚下,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向上走,一边是茂密的树林,一边稀疏坐落着农舍,都无一例外的带着小院,院子里是碧绿的菜畦。山径清幽,偶尔传来灰喜鹊的叫声,孟君又恢复了她的活泼,指着一个又一个的农舍调侃兄弟:“这是你家吧?……我知道了,这个肯定是了!”

明辉一直不正面作答,任由孟君取笑,只一个劲催大家快走。我那天正好穿了一双中跟的护士鞋,田野里走走尚可,山路就有点勉为其难,不过好在是上坡路,我卯足了劲,走在最前面。

老远就听见哗哗的水声,路也好像猛然开阔了许多,转一个弯,一个湖泊就站立在眼前,说它是“站”一点也不过,自然界中哪有这样的湖泊啊,四周的堤岸比人还高,感觉是“天上自来水”,难怪李白会写“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得了得了,大诗人,别酸了,”孟君娇嗔着,转头问免费导游,“这就是水库么?马尾泉在哪儿?”

明辉笑着努努嘴,说:“这就是马尾泉水库,形状像马尾而得名,再往上走,就是跃马泉和鸣玉泉。”

我动了动嘴唇,没表态,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宜林开口了:“这里的风景就很不错,我们何不停下来休息休息?”

孟君揪了一大把狗尾巴草,大大咧咧地走上堤岸,盘膝坐了下来:“那也行,我们在这坐着,你们去游泳吧。”说着招手示意我过去。我很小心地踩着斑驳的石阶,走到孟君边上偎依着她坐下,这样两个男生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了。

宜林变得局促不安起来,笑着推明辉:“你去吧,我帮你拿衣服。”

明辉也就挠着头嘿嘿地笑着:“那就算了吧,说说话好了。”

水库的水哗哗地向下淌着,耳边是风吹过树木的簌簌声,不时还伴有鸟儿的鸣叫声,宜林和明辉斜靠着路旁的大树,我和孟君坐在堤岸上,拿着狗尾巴草编织玩具,不知怎么就聊到了将来。

“将来,我要走出县城,我要让更多的人听见我的歌声,我的梦想在舞台!”孟君是意气风发。

宜林嘲笑着:“那你不嫁人啦?一辈子在舞台上蹦啊跳啊?”明辉跟着呵呵笑。

孟君脸都涨红了,把手里的草狠狠的一扔:“哼,你们看好了,我不到30岁绝不谈婚论嫁!”

宜林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转而问我:“梦,你将来呢?”

我被问住了,低着头看那一撮狗尾巴草在湖水中打转,嗫嚅着不知如何回答,孟君一把抢过话头:“这还要问?梦总归要考大学的!”

“我也一定要考!”宜林又像是宣誓又像是自言自语,“哪怕是复读一年!”

我不敢正视他,把目光飘到明辉身上,明辉很是坦然:“我将来很简单,考上学校最好,考不上就打工去。”

孟君笑得喘不过气来,直骂兄弟胸无大志,明辉正色道:“你别笑,我成绩不好,我家里就没指望我考什么学校,要是我能骗个女朋友回家,说不定我老子还看得起我呢,呵呵……”

谈笑间我们起身朝跃马泉和鸣玉泉走去,没有多长的路程,就听到金玉相撞的瀑布声,隐隐约约看见一条白练飞舞在树枝头,明辉介绍说这就是跃马泉,只能闻其声而不可观其貌,见我们有些失落,明辉安慰道:“鸣玉泉就快到了,大家可以细细观赏,还可以品尝它的滋味呢。”

果不其然,再往上,泠泠淙淙的泉声扑面而来,一股细流蜿蜒在草丛砾石之间,在左上方转了一个方向,一路唱着歌走了,明辉高兴的说:“看见鸣玉泉,清华庵也到了,我们进去抽个签吧,可灵了。”

于是我们在泉边掬水洗漱了一番,真的是好水,清凉不说,入口竟有丝丝的醇甜,准备停当我们才大摇大摆的走进清华庵,每人抽了一张签,然后各怀心事的收好下了山。

下山时,我吃尽了鞋子的苦头,孟君开玩笑叫两个男生轮流背,我羞红了脸,死活不答应,完全是凭着一股毅力冲到山脚下,可怜我的脚整整痛了三天。

                                    (五)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秋尽冬来春又至,新的一学期开始了,我们正式上课已经两天了,孟君的位置还是空的,这个人,莫非考上了什么学校走了?放学时我特地弯到她家去看看。

远远的就看见孟君坐在窗下发呆,我走过去重重的敲了敲玻璃,孟君看见是我,很是高兴,跑出来拉着我手不由分说就往外走,嘴里嚷着:“妈,妈,我同学来找我了,我出去一下。”

我有太多的话要问她,孟君却低声的对我说:“呆会儿再跟你说,等没人的时候。”我只好闷声跟她走,一直走到学校后面的林子里 ,孟君突地站住了,扭过头看着一棵树说:“梦,我退学了,我要结婚了!”

我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孟君转过头冲我笑了一下,但在我看来这笑比哭还难看。

“一个寒假而已,怎么会这样?”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还有半年就毕业了,你半年都等不及吗?”

“是的,我等不及,”孟君幽幽的答道,“但是你放心,他对我很好的,而且家庭条件还不错。最重要的是我不能丢我爸爸妈妈的脸!”

我一下子爆发了:“你骗人!你说要和我一直好的,你说要考艺术学院的,你说要到30岁结婚的!假的,你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你这个骗子,我恨你!”

孟君也哭了,我跺跺脚,转身跑了。

第二天我红肿着眼睛走进教室,宜林明辉在后面嘀嘀咕咕,我不理他们,在上第二节课的时候,宜林递过来一张字条,一个大大的问号,我回到:孟君要结婚了!

半响后面没有声音,我又追加了一张字条:

青春是什么?

                                     (六)

那年高考明辉宜林双双落榜,明辉果真卷起铺盖南下打工去了,宜林要了我全部的复习资料准备复读,我也不过考取一个师范院校而已,期间孟君结婚了,我们一个也没参加她的婚礼。

后来听说孟君生了一个女儿,再后来听说孟君离婚了,再后来听说孟君生活无着落,流落到南方城市,有人说在唱歌房看见她,有人说她跟了一个暴发户,最不想给爸妈丢脸的她最终还是丢了爸妈的脸!宜林复读一年考取了本省的一所财会学院,至于明辉,是一去无音讯了。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