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原创)打 的  

2010-03-27 12:46:27|  分类: 新聊斋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到家,小妮舒了一口气,奋袖捋臂正要下厨房,窗口一瞥,家姐正骑着单车往外骑,口中还嚷着:“别烧了,到我家去一起烧。”

小妮不由得发了慌,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要走到什么时候啊,天气这么热,女儿这么饿,那么就打的吧。这么想着,小妮就到巷口招了一辆的士,准备拿了东西,拖着女儿就走。

谁知好巧不巧,丈夫就回来了,一大帮亲戚也都到了,还怎么走啊,于是小妮系着围裙就下厨了,洗,烧,招待着吃啊喝啊,直到家姐打电话来催,小妮才想起来,的士还停在巷口没回绝呢,赶紧跑出去看看,神诶,居然还在。

只好堆起满脸讪笑,跑上去笨嘴笨舌地解释,的哥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倒车。

突然想起来,家姐还没烧,为什么不盛一点给她送去呢?心念一转,小妮又喊住了那个的哥,这次飞快地,小妮拿了东西钻进去,说:“华盛广场。”

待至上了车,小妮才后悔上来,天色已近黄昏,那个司机脸色又太过于阴沉,小妮暗暗叫苦。

车子发动起来,冲出小巷,越过县城主干道,驶入一条还算是宽阔的一条马路。小妮依稀记得,正是这条路,学生时代走得多了,一路过去,分别是水产公司,茶叶公司,鱼塘,没记错的话,中途还有一排茶农的宿舍房。

现在县城发展好快,水产公司早变得只有半间门面了,大概是经济利益驱使,路两边都租出去开商店了,人来人往的甚是热闹,不过大楼的形体还在,小妮趴在玻璃这边努力地辨认着。谁知只顾着辨认两边的建筑,小妮没发现天暗得特别快,直至黄豆般的雨点敲打着车窗,小妮才猛然惊觉,雷阵雨!

好一阵疾风骤雨,天上的水像是从天上倒下来的,的哥紧绷着脸在坑坑洼洼中穿行,窗前的雨刮器似乎不起作用,眼前一片雨雾。小妮于心不忍,劝到:“停一停吧,反正不急这一时。”

的哥瓮声瓮气:“我还赶着去上班呢。”

车子在泥水中颠簸得更加厉害,小妮刚吃的晚饭几乎要呕出来了,抓着胸口,小妮气恼的蹙着眉头,瞪着反光镜里的的哥。的哥像死了一样,只顾着往前开车。

就在小妮胃里翻江倒海,喉咙里一阵一阵冒酸气之时,的哥递过来一个马夹袋,小妮再也忍不住了,还没低头,一股黄色的粘稠的汁状物喷了出来,车窗里顿时一片酸腐的难闻气息。唉,太有损形象啦,不管他,小妮尽情地吐了一气,擦擦嘴,抱歉地抬起头,却发现车子不知何时停了,司机也不在了。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外面静悄悄的,小妮小心地拎着马夹袋下车,发现这不是华盛广场,扔了垃圾,便要找司机问个明白,却见那个的哥正从一个简易的汽车修理棚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抹布,后面跟着两个四五岁的小泥孩,估计刚才在雨水里玩耍过,两张脸都是一道一道的泥水痕迹,四只眼睛咕噜咕噜地转。

“我来擦吧。”小妮知道他要清理刚才自己吐出的污秽物,谁知的哥瞧也不瞧她一眼,自顾自地打开车门,擦拭,两个孩子围在身后嚷嚷着:“爸爸,今儿怎么没买棒棒糖?”

的哥转过身,脸上没有一点笑意:“去,找爷爷去!”两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哄的跑开了。小妮傻了,这是他的家啊,怎么把我载到他家来了。小妮呆呆地站在旁边,半天才逮着机会问道:“喂,你还没有送我到华盛广场呢,你到底什么意思呀?”

的哥抬起头,嘿嘿一笑,应该说,这个的哥长的还是很不错的,笑容也没有什么恶意,可是在小妮看来却是魂飞魄散,小妮不禁提高了嗓门:“我不过是耽搁了你一点时间,再说我不还是照顾了你的生意,一路上被你颠得七荤八素,你气也该消了吧,哪有做生意的如此折磨顾客的?”说着说着,小妮竟有些哭腔,眼泪含在眼眶里打转。

夜已经有些黑了,的哥绕过来,走近一点,再走近一点,一言不发盯着小妮,小妮不禁倒退了两步,心里直发毛。后面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来:“顺子,别开玩笑,吓着人家。这位姑娘,前面是鱼塘,一下雨,水就漫上道路,车开不过去。华盛广场就在前面,我领着你从鱼塘边上绕过去。”

那个叫顺子的仍旧是瓮声瓮气:“还是我领着好了,你腿脚不方便。”

“那就先吃晚饭吧,”苍老的声音顿了顿,“姑娘,反正天也黑了,待会儿月亮升起来倒亮了呢,让我们家顺子吃了晚饭再送你,行不?”

天完全黑了,淡淡的云雾正在天边游走,也许吧,待会儿可能更亮一点。小妮没有办法,只好随他们父子走进修车棚。

 这大概是待拆迁的楼房,走进去,里面空荡荡的,共两间,外间就是修理铺,杂乱地堆着一些工具,小妮想起来了,这是茶农的宿舍房,不是说拆迁了吗?小妮突然从窗口望见茶叶公司的后楼,下面已是断井残垣,荒草丛生,奇怪的是三楼以上却是簇新,装修甚为精致。

正在胡乱猜测,外边突然吵吵嚷嚷,顺子走出来:“你们去吧,我今儿不上班了。”

小妮好奇地侧侧身,看见三四个精壮男子敞着胸,搭着衣服从门前走过,小妮这一探头,正好全落入他们法眼,其中一个意味深长地笑笑,打了一个胡哨,一帮人踢踢踏踏地走了。

空气中好像有一股暧昧的味道,两个小孩居然也不闹了,老人默默地收拾碗筷,顺子拿起搭在门板上的衣服,依旧是瓮声瓮气地:“走吧。”

小妮逃也似地走出修理铺,老人沙哑着声音:“姑娘,慢走,不送啊。”

外面好清新,暴雨之后的夏夜有说不出的惬意,月亮真的升上来了,照的四周一片银白,几棵香樟树在远处摇曳,很清楚地听到叶子细细簌簌地当风而歌。

顺子走得很快,小妮跟得有点吃力,眼看就到了鱼塘,果真是河水涣涣,终于顺子停下来了,指着东边一道渠,说:“沿着这道渠走,就可以到华盛广场了,自己走吧。”

左边是泱泱池水,右边是油油稻田,远处是重重树影,偶尔一两声鸟啼,如此美景小妮突然就有些害怕,怕自己摔倒在水塘里,还是栽在稻田里,亦或是树林中窜出什么来?小妮不清楚,只是没来由地害怕,她望着他:“你不送我了吗?”

“是的,那边我不好过去,你自己脚下拿稳些,心里更要拿稳些。”顺子难得吐字清晰,月色下,小妮第二次看见他明朗的笑容,“走吧,我在这儿看着你!”

不送就不送,什么叫不好过去?小妮不再说话,赌气似的跨上河渠,打的费也忘了给,咚咚咚地就走了,没有回头,一路夏风吹,一路稻花香,一路虫鸟鸣,当然,也是一路儿心颤颤。

终于到了家姐家,寒暄过后说起怎么来的,小妮淡淡地说了,家姐大惊:“那条路上早没有什么茶农宿舍了,当年拆迁时闹出过好多条人命,最惨的是有一家全家都……”,小妮的头一下子就轰了……猛地坐起来,窗外,天,正微微明。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