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原创)梦眼看博友  

2009-06-19 16:51: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眼看博友

 

在网易遨游了整整一年,或是接受邀请,或是自己主动相邀,时至今日居然有 150名博友,不由暗自吃惊。想自己精力时间毕竟有限,这么多朋友每日访问一下也是一件耗时费力的大事,不去拜访罢,又觉得对不住朋友。终于下定决心和狠心,删掉了不少只有一面之缘的过路君子,留下了梦自认为臭味相投的66位。今日阳光灿烂,且把他们拉出来晒晒,挪个窝儿,也算是我开博一周年搞个庆典活动吧。

且按时间顺序。我是去年中考结束后没事偶尔上网的,进入网易啥也不懂,虽然在女儿的捣鼓之下装扮了自家门面,可是门户大开却无人来访,我就傻乎乎地坐在门口望天。后来终于来了两个朋友,城南旧事和天地过客,从此我的博客之门轰然洞开。

城南旧事是一个生意人,但是丝毫不缺乏正直和善良,而且心思非常细腻,文采出众。他写的爱情类文章我特爱看,因为有生活基础,相当感人。只是去年亚洲金融风暴可能影响了他生意和生活,后来很少看见他的影子。近段时间好不容易看见他上来,字里行间也多是辛酸和无奈,在这里,我想对城南君说:哪怕全世界抛弃了你,至少你还有我们这些博友,面对生活,希望你永不言弃!

我的第二个朋友,也是曾经走得最近的博友,是天地过客。因为同是教师,作息时间是一样的,所以有大把的时间来交流,结果几个回合下来,我心悦诚服拜他为师。天地过客是一位非常严谨负责的好老师,不仅无私地教给我许多文学知识,还处处告诉我为人处世之道。面对我的稚嫩,老师语含鼓励;面对我的傲气,老师四两拨千斤;面对我的胡闹,老师避重就轻,事后再语重心长。老师的话,我往往是当时迷糊,过后才恍然大悟。除此之外,老师的文章写得棒极了,他最擅长的就是用最平实的语言表达出人们内心深处都具有却难以言说的思绪,耐人寻味,我最喜欢读他的《闲章的记忆》和《爱与死的骊歌》。老师的诗歌多偏于理性,但是我能看出他理性掩盖下的孤独痛苦和焦灼迷茫。果不其然,老师只在网上呆了半年之久就悄然离开了,去年的冬天因此显得特别漫长,我花了整整一个春季才适应了独自在博客上行走。老师,你还好吗?我希望你能看见这篇文章,知道您的学生正把您深深想念!

摇摇头,忍住快要掉下的泪水,继续睁开梦眼数我的博友吧。第三位博友,应当是风雪,抑或是diedangzixi吧,朋友们从我的不肯定语气中就已猜到几分。是的,这两位朋友我交流的不多,但尽管如此,风雪的生活风情通俗诗小园留给我印象很深,朗朗上口的小诗特别贴近生活,我不止一次暗自揣测:莫非这就是现代诗歌发展的方向?diedangzixi这个网名请大家拼读猜测一下,哈,猜出来没有?是跌宕自喜。当年我傻乎乎的猜了几次就是不明白,然后就厚着脸皮问,呵呵,刚上网那时节心地特别单纯,就像现在的林子一样(别生气哦,林子)。跌宕自喜的思维我特别欣赏,他的文字是跳跃的,写的诗歌充满了激情,令人不自禁地想手舞足蹈。我最喜欢看他那首《陪你一起看草原》,曾把它配上音乐朗诵,呵呵,感觉真的好极了。只是跌宕自喜的生活好像很不如意,他博里的开篇语“无言:人生是一场苦难”总是让我发呆:这都过的啥日子呢?

没待我弄明白什么是苦难人生,第四批朋友蜂拥而至,我的家顿时热闹起来了。细心的朋友可能注意到,我用了“第四批”而不是“第四个”,是的,这时我已经有点应接不暇了。我所有的闲暇时间就花在读朋友的文章和写自己的文章上了,私下底的朋友接触就只限于以上几位,下面请允许我分三类泛泛介绍我的第四批朋友,共40人,还请诸位耐心看下去。

老儋,老呆,红楼隔雨,高山流水,南山夜话,鸵鸟在跑,拯救灵魂,一帆,玉壶秋影,随风,尧月,加西莫多等人我把他们归纳在一起,并不是他们文章风格接近,而是这12位朋友有一个共同特点:文章少而精。

老儋是大隐隐于市的高人,隐在中国最繁华的都市上海,摇着小扇呷着小酒翻着古书,自然率性,我每次心烦意乱的时候就去老儋家坐坐,总能坐出一个好心情来;老呆名为“呆”,实际上人家是一校之长呢,可是我读他的文章认定他骨子里就是一个文人,也不知这个校长是如何游刃于世俗社会的,呵呵,每当这时我总是会想起我的父亲来,于是心中释然。老呆非常忙,但隔段时间就会来我家一次,评论少但切中要害。最让我难忘的是一次我写了《敢说真话的范跑跑》一文,抨击现代某些学校教育作假成风,有违“真”这一天性。由于年轻气盛言辞甚为犀利,老呆看了之后特意留言关照“此文别让你的校长看到了”,不禁大为感动,谢谢你,老呆。

 心中有点着急,我这样啰啰嗦嗦,这么多博友要讲到猴年马月啊,哈,对不住后面的同志啦。红楼隔雨的文风稳健,谈吐儒雅诙谐,写作态度甚为严谨,可谓篇篇精品;高山流水言辞老辣,视角新颖,揭露社会现实毫不留情面,我曾经开玩笑称他为“神坛下的猫”,在这方面南山夜话和他有的一拼;鸵鸟在跑专攻诗歌,生活在他的笔下摇曳多姿,说实话,对于诗歌我是不敢多说话的,一个“野人”足以让我趴下,但是鸵鸟在跑的诗歌不同,意象繁多却一脉相承,读他的诗歌我总是会心一笑;拯救灵魂这个网名牵扯着两个智商高的家伙(北王和南李),年纪轻轻却略显颓废,北王文思缜密,颇见功力,南李素有鬼才,对生命的思考高出于常人,灵魂常游走于三界之外;一帆的文笔非常好,可是这家伙太懒,并大言不惭“没有人来激励我”;玉壶秋影的古诗意蕴极深;随风的心思很细腻,特别爱女儿,是个典型的慈父形象;尧月的散文创作具有相当的功底,为人也很严谨;加西莫多自诩“情感的荒草甸·堕落的疯子”,诗歌意象怪异却合乎情理,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以上是博文写得少而精的朋友,接下来向大家汇报产量高的“大户”,他们是河西一只鱼、木青、苏辛人、非梦、潇湘蓝雁、落花、香江游子、幽静、恋恋风尘、楼兰问情、山清水秀、浪萍孤雁、红楼望月、梦中花开、舞影、庄周梦蝶、山客、琼脂玉树、六哥、挑灯看剑、蝶梦庄周、大漠孤烟等22位。首先感谢你们,因为有你们的辛勤耕作,梦的博客生活才能多姿多彩,其次向你们看齐,努力学习你们的长处,像河西一只鱼的顽强拓荒精神、木青的持之以恒、苏辛人的博学、非梦的恬淡隽永、潇湘蓝雁的温婉秀美、落花的娟秀、香江游子的博学多才、幽静的恬然、恋恋风尘的坚持、楼兰问情的进取、山清水秀的婉约(山清水秀的文章我不敢多看,最乱我心)、浪萍孤雁的孤高冷寂、红楼望月的柔美、梦中花开的清丽、舞影的真性情、庄周梦蝶的成熟、山客的严谨、琼脂玉树的温馨、六哥的华美、蝶梦庄周的大气、大漠孤烟的真诚善良、挑灯看剑的多情等等,这都是梦这一辈子学不完的财富啊。

在博客上行走,我始终拒绝圈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拒绝朋友。相反,我结交了很多心灵相通的朋友,像白狐,晶莹之心,王婆,寒江蓑翁,冰清玉洁, 萧风吻雨等6人就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们兴致来了侃侃大山,开开玩笑,忙的时候看见彼此头像闪着也不打个招呼,要知道,真正的朋友是相处在一起即使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的人。

有这么多的朋友相伴,我总以为我的博客之路会走得很欢欣顺畅,可是不然。随着老师的离开我的心情陷入低谷,几次三番几次三番地要走,这个时候一个很特殊的人出现了,她就是叶子。

现在我已记不起来是叶子加的我呢还是我主动加的她,我只知道叶子心地特别善良,情感特别细腻。其实以前在老师的博里我经常看见她,知道她的音画制作非常精美,只是交往不深而已。后来慢慢熟悉了,才发现叶子的心简直是玉石做的,晶莹而多芒,跟她交往至今,我始终像捧着玲珑剔透的宝贝一样,舍不得让她蒙半点尘埃,呵呵,这种感觉好怪,所以“离开”也就成了一句空话。不仅如此,我还认识了她博里的一批同样真诚得不能再真诚的家伙:wanghenghui、出水芙蓉、wgb123lxh、灌河、风禅等5人,他们分别是小说家,品石爱好者,诗人,医生,老师等。

非常感谢叶子的真心挽留,使得我在以后的岁月里又邂逅了两位“大家”,得以结识两批新朋友。通过和朋友们交流,我的心胸渐渐开阔起来,阅历慢慢丰富起来,人生也因此多了几分沉淀。

第一位大家是“我”,有博友曾说他是大师级的人物。说实话,我开始还真的没感觉出来。第一次读他的文章,我很不适应,并且很快联想到王朔,那种揶揄调侃的文风和我当时的文风大相径庭,所以有段时间我对他是敬而远之,估计他那时看我也是极不顺眼。后来是因为老师离去我实在无聊才去他家寻开心,(呵呵,说出来也不怕他拍板砖,反正他现在也不在)他的文章我通常是扫一眼知晓内容,后面博友的评论我倒是一看再看,那个有趣啊,我常常是笑得喘不过气来。谁知时间一长,渐渐就品出味来了,这个“我”貌似插科打诨,其实内心无比真诚,所写人和事皆来源于身边生活,看问题往往一针见血,视角独特得我总是发晕,不由暗生佩服。而且说老实话,“我”的写作水平提高得飞快,写人物寥寥数语就传神,记事情两三笔就来龙去脉什么都清楚了。于是我去得更勤了,由此结识了一大批他的朋友:西部放歌、吟霜、文子、千年状元、伊人、淡然、易航、我是一个兵、小林、闲暇、红哥等11人。

写到这里,我有点不好意思,觉得对不住西部大哥,按理说,“我”的那个位置应该放上西部大哥才对。西部大哥经历丰富,文笔老练,摄影书法样样精通,心胸又极豁达,且积极入世,哪样都比“我”这个小子来得强,就是算年龄也压得住,可不知怎地我耳边总回响着“我”那句话:哥,等我十年,我一定会赶上你。暂且凭他这点气势,大哥就只好委屈你啦。其实在我心中,我一直把你们12人当成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子:吟霜姐姐是族长,洞察力非常强,言语又得体;文子是管事的,头脑相当精细;千年状元是老顽童,或者就当孩子王吧,和我们小的嘻嘻哈哈,陪太子读书;伊人姐姐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心肠特软,上次差点要买我被子;淡然是我们的一张绝美名片;易航和我是一个兵则护卫着我们的安全,调和人们内部矛盾,上次谁“欺负”我来着,淡然在边上大叫:易航,拿枪来!看得我又笑又流泪,多好的一家人啊!还有小林,闲暇,红哥,有你们在,我的单调冬季多了一种色彩,增添了几许温暖,谢谢你们!

熬过了漫长冬季,我就像冬眠的虫儿一样在惊蛰时分苏醒了,我开始走出自缚的茧寻觅新生。我从中年男人的窗口爬出去,蠕过一条清香四溢的羊肠小道,终于邂逅了另一位大师级别的人物——苍凉一笑

走进苍凉一笑的家,《写给自己的话》是非看不可的。这一看下来我就发懵,天底下孤苦的心灵竟是如此的相通啊,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老师。苍凉一笑的国学底蕴非常深,他自己说现在基本不看书,我不大相信,难不成唐诗宋词就藏在他口里,张嘴就来?我以前自诩读图能力颇强,在苍凉面前我是自愧不如,不,是弗如远甚啊;其次,苍凉一笑非常真诚,可以说在我们博友面前毫无遮掩,这也是我特别敬佩他的原因之一;还有他非常尊重每一位博友,每日很真诚地把祝福送到朋友家里,叫人特别感动,不过现在他已经改掉了这个很好的“毛病”,因为近段日子很忙。

苍凉除了实在太忙,一般都是日日更新日志,于是我天天去,也就认识了很多才华横溢的博友:紫萱花开,花落无痕,plmm1653(林子),独自漫步,小眼睛男人,巫婆我是一只鱼紫衣飘雪雪花飘扬等9人,可别小看这些人,个个身手不凡。

 紫萱的文笔飘逸之极,不过也是伤感之极;无痕像极了我阳光的一面,不过才气比我高;林子是夜半时分的我,只是比我还幽怨;独自漫步极有才华,就是太忙,上次和苍凉的一篇文章我们整整打了几天的口水仗,至今想来都忍俊不禁;小眼睛男人眼睛小绝对是假象,他的文章不要太帅;巫婆披着神秘的面纱经营着一个茶园,清香四溢;我是一只鱼遨游于生活之间,日子过得美轮美奂;紫衣飘的何止是雪,简直就是一幅幅美画,伴着优雅的朗诵常常美的我找不到北;雪花飘扬心美眼美手也美,拍的图片和鱼有的一拼……

写着写着突然就手软起来,我原是多么肤浅的一个人,得遇这么多的文人雅士,不好好来学习,在这里指手画脚,岂不是很可笑?况且每个人都是复杂的,文风又是多样的,我岂能“一言以蔽之”?呵呵,不过大部分的朋友原是知道我的,想来也不会把我的胡言乱语当真,再次申明,这本不过是我博客周岁生日凑巧得闲梦中呓语罢了。

好了,庆贺活动到此结束,谢谢73位博友捧场,梦备薄礼一份,请大家笑纳。(原创)梦眼看博友 - 梦 - 梦的博客

补记:1  文章是写了,可是我不能保证所提到的名字都在我博友名单里,所以如果有错删的或未加的博友,请多多包涵,如能告知则更好;

2  有三位新博友不得不提一下,一个是清韵流香,一个是北国红豆,一个是村野樵夫,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相信我们也能相处的很愉快;

3  本来想在文里把66位博友全部涉及,检查下来,疏漏还是很多,谨向下列博友告罪,望饶恕梦疏忽之罪:梅子,秋水长天,烟波浩渺,山村野夫,梅,云卷云舒,九曲山庄,林然,学佛,门箫,莫火,暖根;

4  因为写的匆忙,加上梦眼光有限,如有朋友觉得我写的不甚符合事实,请告知,梦可以及时更正;

5  此文出于梦一颗拙朴之心,如有涉及朋友隐私请告知,梦立时换下,并致以深深的歉意。

  评论这张
 
阅读(520)| 评论(1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