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原创)记取当年洪水时  

2010-06-23 21:12:4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水而居,诸事皆宜,只是年年的水患让人头疼不已,然而老百姓的生存意志是顽强的。我小时候生活在抚河边上的一个小镇上,那是一个美丽富庶的小镇,物产丰富,历史悠久,当然,水患也是年年有、年年程度不一而已。在我记忆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抚河发过一次大怒,滔天洪水让我今天想来还惊心动魄。但是如果你单纯以惊恐、悲观来猜想我当时的心情,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那时我也就是八九岁的模样,生活对于我来说还是一张白纸。只记得那年雨一直在下,天气闷热,端午却是越来越近,大人们忧心忡忡,我们小孩子却都欢天喜地伸长脖颈等着吃粽子。忽然就有一天听到人说“捞东西去——捞东西去——”,于是跑到河边,只看见河面骤然宽阔了不少,浑浊的河水浩浩荡荡,定睛细看,在黄色波涛中夹杂着木柴、门板、衣服、家具等物,偶尔还有死猪飘过,岸上的人们兴奋地伸长竹竿打捞漂流物,笑声叫声此起彼伏。我们看得心痒痒的,只是苦于人小没有力气,又没有工具,只能干瞪眼。一个下午过去,这水已经漫到了河滩上,再到烧晚饭时,水就已经在大街上散步了。等吃过晚饭后,黄色客人已经不请自到,在我们祖屋的台阶下徘徊。

我家老祖宗是很聪慧的,祖屋地基建得很高,而且这地基还是衡量小镇洪水的一个标尺,也就是说,年年洪水泛滥,水漫不过我家门槛便算不得涨水,反之则要高度重视。所以至此我们才真正紧张起来了,大家奔走呼告“涨水啦涨水啦”,大人们忙着收拾家中什物,小孩子们则站在门口放哨,随时高声报告汛情。我那时节正为一双破凉鞋伤透脑筋,母亲总是敷衍我“还能再穿穿”不肯买新的,于是我灵机一动,站在门口石墩上不停地洗脚,洗脚,终于在有意无意间被水流冲走了一只,于是我兴高采烈地去找母亲汇报,当然神情是可怜巴巴的,母亲叹了一口气,说:“这时节就是买也没的地方买了。”但不管怎样,总算是答应了,我心里窃喜不已。

水仍旧在涨,爬上一个台阶,又爬上一个台阶,晚上是关起门来睡还是打开门来睡,大人们在激烈讨论着。我们心里奇怪极了,哪有睡觉还开着门的,但是大人们就这样做了。躺在床上,我们圆睁着双眼不肯入睡,直至实在扛不住了才昏昏睡去。待一觉醒来,床下已是黄色波涛回旋,不由得尖叫,然而马上又快活起来,我们扎起裤管,蹚出房门,天啊,客堂就是一个大池塘呢,于是小心翼翼在平日里极为熟稔的地方摸索,突然,堂哥兴奋起来:“鱼,鱼,好大一条鱼!”于是大家扑腾着在客堂里撒欢,追逐一条自投罗网的倒霉蛋,每个人都湿淋淋的一身衣服,被大人们一顿好骂。

楼下是不能再住了,于是我们吆喝着往楼上搬东西,盆盆罐罐地抱了不少,最后母亲养的那头大肥猪也在犀利的皮鞭下哼着叫着被赶上了木板楼,就这样,只有祖屋一半面积的木板楼上住了6户人家,加上后来堂嫂单位里2户,共有8户人家,大家亲密无间地打着地铺,蜗居在一起,彼此安慰,共同抱怨,期盼着洪水早日消退。舅舅们是呆不住的,一人撑一块门板,在客堂里用竹篙练习进退,待手腕灵活了便一个个撑出了家门,撑出了小巷,撑到了街面上,撑回了一个个见闻、趣闻和悲观的新闻,更要命的是,大舅居然还撑回了我处心居虑丢掉的那只破凉鞋!

水势丝毫没有消退的意思,暴雨仍是接二连三地下,也许是家中食物越来越少了,也许是木板楼不负重荷了,也许是大人们太悲观了,总之,大家都在积极地想办法逃离这里。那个时候,父亲带着姐姐在县城里实习,家中只有母亲带着我和妹妹,还有两个舅舅。父亲那儿是不好去了,公路早淹了,母亲只好带着我们姐妹跟随一个堂哥到他丈母娘家里避难,舅舅不肯去,就留在家中看家。我看见母亲抱着桌子板凳腿系绳子往家中柱子上绕来绕去,又觉得好笑,又觉得凄惨。

在人家家里寄居是很不惬意的,何况在这特殊时期。临行前母亲就反复关照过,此行比不得平日里去走亲戚,言行都要注意,吃饭吃菜尤其要注意,人家喜欢吃的不要急着伸筷,不能喊饿,不能……那几天过的真是憋屈,虽然东家是竭尽全力把家中所有都拿出来招待我们,但明显的看得出来,饭桌上能端上的菜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终于听到洪水在退的消息,我们一家便迫不及待地打道回府。

水果然退了,只是家中狼籍一片。地面上是厚厚的一层淤泥,墙壁上是难看的一道道水渍,更可恶的是墙壁上家具上时不时爬过一条条毛茸茸的刺虫,被它蛰一下要肿起一个大包,几天才会消退,所以那段时间我们小孩子的叫声是此起彼伏。然而大人们是听不见的,他们在忙着到河边挑沙子,倒在巷口晒干,然后铺到家中来,待到家里弄得清爽整齐了,又忙着洗箬叶浸泡糯米包粽子……

时隔三十年,今又闻抚河唱凯堤决口,洪水比那一年还要大,不由得心中惴惴,虽然我父母早就搬到县城,远离了水患之地,但我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听着新闻播报里政府的救助行为,看着受灾民众充满信心的脸庞,我相信即使灾难再大,我勤劳勇敢的家乡父老们也一定能够度过这次难关,重建美丽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