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原创)梅子(三)  

2011-11-12 22:25:0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    子(三)

        可说的是事实,不可说的是生活。——编首语

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中考的氛围也一天比一天浓,班主任杨老师每天六点五十准时赶到教室,督促学生交作业做值日。蔡绿阳掌管教室钥匙,每天六点二十便到校开门,尽管如此,还是有同学不满意:这中间只有半个小时的抄作业时间,六门功课,哪儿够抄?万一被老师逮到,代价是十分惨痛的。

蔡绿阳眉毛一扬:不够?行,我把钥匙还给杨老师,说某某同学六点二十分来不及写作业。绿阳不同于绿野,长着一双丹凤眼,眼角特别长,往上扬的时候有一股天然煞气。

绿阳是班干部,对付同学永远有使不完的办法,加上成绩过硬,没有同学不服她的。有的男同学是又怕又爱,总想着办法讨好她。然而绿阳对自己的身世非常清楚,加上家庭原因,因而绿阳为人很低调,除了学习和做好自己那一份职责外,并不招惹是非。

可是生活并不就因此而放过她。近日家庭纷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姑父姑妈已经把妈妈告上法庭,要求拿回阳野茶楼一半房产权,证据是当年建房时候爸爸生前打的一张欠条。

“这是坚决不可能的事情,”梅子斩钉截铁地告诉绿阳,“这是他们伪造出来的欠条,当年我和你爸建房子借下的债早就还清了,我开了那么多年的出租车,你爸累死累活赚下的钱都跑哪儿去了?”看见绿阳不明白,梅子指着她脑袋狠声道:“这是他们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要将我们扫地出门呀!”

为了打赢这场官司,绿阳已经是第三次红着脸在课堂上收拾书包,在妈妈的召唤下在同学们的各种眼光中走出教室,绿阳内心委屈也愤慨到了极点:就不能拖到中考结束后吗?

 

叶健民可不想拖,因为他已经从村委会打听到s镇马上要拆迁的消息。蔡任勇谷水香共生育一儿一女,儿子蔡和泉死了,留下遗孤两个,一个还是抱养的,叶健民蔡和珍只有一个儿子,到时候分房子按人头算,自己算来算去都吃亏,所以叶健民一心一意要把梅子赶走,最好是净身出户。

蔡和珍扭着肥硕的臀在电视机前走来走去:“我就不信你下得了这个狠心,瞧你盯着那骚狐狸色迷迷的样。”

电视里正在播放选美秀,各种风情的女子正姿态万千地走T型舞台,蔡和珍发福的体型正好和电视里形成强烈反差,叶健民没好声气地道:“瞧你那点见识,走开,别挡着老子看美女。”

蔡和珍“叭”地一声揿掉电视机电源,双手叉着腰骂道:“你个老淫棍,我和你商量正事呢,早些年要不是你,早就把那个狐狸精赶走了。”

叶健民一看情势不对,马上堆起笑脸,一把搂过蔡和珍的肥腰:“老婆,此一时彼一时,君子报仇,是时候了。”

蔡和珍倒在叶健民怀里,哼了一声,兀自滔滔不绝,叶健民顺势摸上了蔡和珍胸部。不料摸着摸着,叶健民又想起了梅子那洁白玲珑的身体。

 

阴差阳错,叶健民见过梅子的身体,并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身体。无数个夜晚,叶健民唉声叹气,辗转无眠。

那是梅子嫁过来的第二年冬天,天气奇冷,一杯滚烫的开水拿在手上,还没捂热手水就凉了。梅子一直想洗澡,可是蔡和泉说什么也不让。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无风的中午,太阳很大,梅子死活要洗,蔡和泉没办法,烧了一大锅水,在靠南面的房间挂好浴罩,拿好浴盆放好开水,让梅子在里面舒舒服服洗。

天气实在太冷,一大盆水很快就凉了,蔡和泉怜惜地笑骂着,又下楼烧水去了,门就虚掩着,梅子在粉红色的浴罩里认真地搓洗,公婆都下地去了,整个院落寂静无声。

也是合该有事。那一日叶健民正好回准岳丈家蔡任勇家取前日遗忘的摩托车头盔,一路找上楼来。推开那间靠南面房间门时,叶健民眼睛就发直了,粉红色的浴罩雾气蒸腾,影影绰绰的身影凹凸有致曼妙之极,叶健民张大嘴,眼珠子足足有两分钟转不过来,待到梅子洁白的胳膊撩开浴罩,探出一张粉若云霞的俏脸来时,叶健民的腿都软了。

是梅子一声轻而短促的尖叫把叶建民的魂喊回来的。叶健民跌跌撞撞地扶着门转身:“别叫,你别叫,我这就走……”

叶健民婚后特别殷勤,只要有时间就陪着老婆蔡和珍往丈人家赶,且每次水果蔬菜糕点都不空手。谷水香高兴得眉开眼笑,逢人就夸女婿有孝心。只有梅子哑巴吃黄连。在叶健民频频放电的眼波中,蔡和泉自然慢慢也就知道原委,因此在梅子坚决要在镇上造房子搬出去住时也就同意了。谷水香百般劝阻也没有效果,婆媳关系就此紧张。

 

梅龙终于出来了,梅子为他接风,顺便请了苟阿虎入席。

梅龙是为了姐姐梅子下狱的。蔡和泉死后,叶健民多次上门骚扰,梅子为了两个女儿清誉隐忍不发,不料这更助长了叶健民色心。在屡次严词拒绝无果的情况下,梅子和弟弟梅龙吐露实情,并请梅龙晚上宿在茶楼以求有个照应。梅龙身材挺拔血气方刚,梅子本想借弟弟之威吓退叶健民,谁知梅龙年轻气盛藏刀在身,于是就发生了那桩血案。

梅子一直觉得对不起弟弟,耽搁了梅龙大好前程。这次请苟阿虎聚餐,梅子想有求于他。

酒席上梅子谈笑风生,频频敬酒,梅龙也很感动,姐姐地叫得很亲热,唯有阿虎眯缝着眼看着这姐弟俩。二十年了,阿虎的心里装了这一家人二十年,二十年前阿虎曾在心里发誓,要照顾这家人一生一世。因此当梅子提出来,要阿虎帮着带带梅龙时,阿虎没怎么推辞就答应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