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原创)公主河(下)  

2011-02-12 18:06:08|  分类: 新聊斋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风斋原是后山一座六角建筑楼上可上可下的木式包厢吊篮建筑,能容纳七八人喝茶,高处可俯仰整座庄园坐享清风,低时则暗藏于地下私密非凡,整幢建筑古朴清雅,河人姐带头跨进去,香秀紧紧跟随,其时里面正在演奏江南丝竹之声,旋律抒情优美之极。

“适才听姐姐言论,河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河人姐拿出两个质地暗哑的陶器,净杯投茶去沫倒茶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般做下来,香秀心中暗自惊叹。临了河人姐坐在靠窗太师椅上,呷了一口茶,幽幽地说:“若是世间有男子能如此明白,河人也不至于沦落至今。”

香秀小泯一口,一股幽香沁人心脾,端的好茶,她把玩着手中杯具,这是一个方型罍,小口,斜肩,深腹,器身满饰蕉叶纹,显得深邃神秘,凝重大方,许是古人用来喝酒的吧,香秀心里暗自揣摩,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河人姐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此乃一座风月阁,想世间多少污浊男子,到我这来无不迷失了心智,今日姐姐机缘,端的如此明白,亦是河人福分。”顿了一顿,河人姐又道:“也是凑巧,待会儿有一场龙人表演,还请姐姐指点一二。”

香秀笑道:“河人姐姐聪慧过人,能经营如此一座府邸,亦非易事,香秀佩服得紧。”

“得姐姐一句肺腑之言,河人虽死无憾矣,”河人姐凄然一笑,起身至花架暗层取出一副锦囊,递与香秀,说道,“若有一日,姐姐能替我完成夙愿,河人感激不尽。”

香秀正欲问个究竟,外面吵将起来,河人姐微微变色道:“该来的总归要来,姐姐,恕我不远送,你请自便吧。另你喝茶的那个器具,如若不嫌弃,可带将出去,也好做个信物。”说罢踩着碎步急速离开。

香秀怫然,收好茶具,攥紧锦囊,沿着扶梯顺阶而下。才下得几层,香秀讶然发现先前清幽之地已是嘈杂不堪,咒骂声四起,仔细看来却是平日里一些熟悉面孔,有男有女,男性居多,意外竟还有一些孩子。众人情绪高亢却又不敢高声辱骂,原来四面皆有凶神恶煞之人端枪警戒,香秀愕然。

到得地面,香秀碰得一熟人,方知始末,原来附近居民外出者,莫不被骗至此地,钱财洗劫一空不说,还被限制了自由,休想离开半步,香秀心中一紧,找个借口进得卫生间,掏出锦囊来看,却原来是一张地图,未见一字,仅有几个箭头,似乎在指引什么方向。莫非是出去的暗道,香秀暗自揣度,此须得带上同来的人才好……沉吟着香秀跨出卫生间。

外面已是剑拔弩张,场面几近失控。无辜群众愈来愈多,打手明目张胆持枪抢钱抢物,香秀不敢声张,贴着墙根疾走,转过一个弯,突然听见一个粗声恶气的声音:“老大,我们钱已经够多了,赶紧撤吧。”

“你以为我们还有退路吗?他们撤的时候就已经抛弃了我们。告诉你,再多的钱也救不了我们,我已经在四周河面密布水雷……”分明是河人姐冰冷的声音,话未完声音戛然而止。

“砰”一声枪响,俄顷有人倒地的声音,香秀倒吸一口气,缩在墙根处不敢动弹。

良久,听得外面大呼小叫:“不好了,门关死了,水漫上来了。”一时,哭声,喊声,咒骂声,充斥着耳膜。

香秀慢慢走将出来,外面乱成一窝粥,持枪者已然不见,闻说是他们杀死为首者强行渡河触动机关全部身亡,香秀顿悟,忙掏出地图看将起来,众人围成一团。

忽然北面河里躁动异常,只见一条很大的蛟龙腾出水面,重重地摔打在石砌起来的岸上,鲜血淋淋,须臾另一条稍小的蛟龙也跃出水面,死死拖住前者,一并滚落在水里,然大蛟龙求死心切,挣掉小蛟龙拉扯,又一次更重地摔打在岸边,血花四溅,香秀骇然发现大蛟龙前腹部居然长有三对巨乳,眼神凄苦悲切。

香秀心中一凛,跑上前去,现出小口斜肩深腹的方型罍,大蛟龙开口了:“河人姐怎样?她死了吗?”一个标准的男中音,很是急切。

“河人姐要你带我们出去!”香秀沉声说道。

大蛟龙喘息着,吐出一颗黄澄澄的珠子,他又向水中长吟两声,片刻小蛟龙翻江倒海过来,也吐出一颗蓝幽幽的珠子,大蛟龙抽搐着,顷刻之间不动了。

香秀跪了下去,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小蛟龙跃身上岸,变为一个面容娟秀的女孩子,只是脸色异常惨淡,她颤抖着嘴唇扑在大蛟龙身上:“龙,你睁开眼,睁开眼啊,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了她什么事情都做,你怎么就不睁开眼睛看看我呢?她有什么好,你为她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她却只想着她死老头子,龙啊,你好傻啊……”

水继续往上涨,整个庄园都浸在水里,众人叫苦连天却不敢出声相催,女孩终于止住哭声,香秀连忙递上地图,女孩说道:“大家都屏住呼吸,随我来。”说着把蓝色彩珠衔在嘴里,纵身往河里游去。

于是香秀也学她样,把黄色彩珠衔在嘴里,紧随其后。众人紧紧跟随。游过一条又一条暗道,穿过一道又一道机关,女孩越游越快,香秀怎么也跟不上了,心中大急,开口道:“喂,你慢点啊——”黄色珠子即刻被水流冲走。女孩像是后面长有眼睛似地大喊:“大家快上岸——”

众人七手八脚爬上岸,相互庆幸死里逃生,各自散去,唯有香秀觉得大事不妙,缘河岸凝神细视,雾霭中只隐约能见“宫子河”门楼字样,待要细看,蓦然从水面窜出几十米高的水注,俄顷地动山摇,香秀一头栽倒在地上,昏厥前模模糊糊看见门楼围墙俱化为灰烬。

(完)

 

后记:若干年后,香秀再次回到家乡,天气炎热,见一水旁结一草庐,一翁摆茶水免费招待过路人,茶水甘冽清醇。只是此翁甚是吝啬,单摆茶壶却不备茶具,于是香秀想起那个宜酒宜茶的方形罍,遂拿出来欲倒茶水解渴。孰料老翁见此方形罍,老泪纵横,当即作揖重金拜谢飘然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