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原创)前世的冤家  

2011-10-10 23:57: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时候看聊斋,有这么个故事:某人和某人冤仇极深,在世斗来斗去也没斗个明白,终于斗到秦广王那儿去了,两人还是纠缠不清,秦广王也被闹烦了,判笔一挥:罢,下辈子一人投胎为书生,长在岭南,一人做狗,产在河北,以为天南地北人畜两殊可以了结两人恩怨。孰料多年之后,书生进京赶考,路过一户农家,被一据说温顺有加的黑狗咬死,书生冤魂非常委屈,黑狗咧齿一笑:谁叫你是我前世的冤家。

今天,我很有幸遇见了我的前世冤家——一条黑黄相间的非常强壮的草狗,并且还了他的债——被咬了两口。幸亏今天穿的是棉质长裤,尽管如此,我还是被他咬得不轻,破了皮,流了一点前世欠他的血。

这条草狗是被关在地窖里的,上面盖着厚厚几层夹板,只留了不到四十公分的口子给他进出,并且还给他锁上了链子,陌生人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料到瓜棚下/地窖里会隐藏着这么凶险的主。可气的是农场主再三强调说:我家的狗是从不咬人的,准确地说,是从来没有机会咬人的。我只能苦笑,谁叫我就那么好死不死地送上前去呢?

其实这实在是不能怪我的。因为听说这个农场的鸡味道鲜美,我和两个小姊妹趁着中午时分登门买鸡。午后的农场是那么的清幽,一群又一群的鸡悠闲地在树下觅食,丝瓜、南瓜在瓜架下静静地晒着太阳,一切都那么静谧,富有情趣。主人不在,一小姊妹沿着地窖边一路高声呼唤,找人去了,一切都那么安静,并无任何异样,我自然紧随其后。路过地窖时,我还算眼尖,看见地面上有一个铁皮簸箕,装着些许骨头残渣,只是我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已然中招,整个农场里顿时沸腾起来,尖叫声,狗吠声,鸡啼声,农场主人大声呵斥声,一时齐发。

救我于危急中的是另一个小姊妹,她就走在我身后,是她首先把我从狗嘴里拉回来的,然后带我到水龙头下用流水用肥皂冲洗。说实话,我开始还不怎么以为然,可是冲着冲着,被咬的地方肿起来了,淤血了,最后出血了,疼的感觉一波一波袭来,我知道这次倒大霉了,心里懊丧极了。

农场主人很过意不去,为我们挑了鸡之后烧水现杀,又采丝瓜又采南瓜的送予我们,看见有鸡蛋,我也就称了一点,她便半卖半送,我半开玩笑半认真道:现在该多少算多少,回头我打了狂犬疫苗针,费用跟你报。看着她赧然无话可接的神情,我也便不再多言语,算了吧,就当是我欠了他的,这该死的前世冤家。

下了班去打疫苗,左右胳膊各挨了一针,疼得包都拎不住了。我对着爱人哭丧着脸:我现在是标准地四肢都受了伤,晚饭你烧。他却不着边际地安慰我说:明天再去,把那只野狗买回来宰了吃,为你报仇。我瞪了他一眼,心想着这就是所谓的冤冤相报吧,只是这种冤仇,你来我往何时能了?若是再下辈子遇上,我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