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女儿原创)凤栖梧桐  

2014-11-22 12:55:05|  分类: 家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栖梧桐

    学校的道路旁栽满了法国梧桐,虽说法桐并不是梧桐,但那满地的落叶和半落的树皮总让人勾起对于梧桐的遐想。最爱的是逸夫图书馆门前的那一条直通天宝阁的路,一眼看到那种满是落叶的道路,适合美丽的遐想,偶尔也伴随突发的感伤。这里既是一个散步的绝佳去处,也绝对可以成为镜头里浪漫的风景。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几场萧瑟的秋风秋雨过后,即便每日有人清扫,也抵不住梧桐叶执着的片片翻飞的架势,道旁已经堆积起了厚厚的梧桐叶堆。漫步于这样的路上,是一种享受,干枯的落叶踩上去清清脆脆,尚且含水分的落叶踩上去则服服帖帖,二者相互交错叠加,活泼中不失典雅,柔和中不失灵动,让人不光在梧桐中行走,也在梧桐中遐想,脚下、头顶还有心间满满当当都是这铺天盖地的梧桐,手边偶尔还有顽皮的落叶轻擦。

         传说梧桐原有两株,梧为雄,桐为雌,双生双伴,两相偕老。然而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彼此相对静立太久,也许这对相伴的眷侣现在是否早已化为了随风的齏粉,只剩下流传已久的誓言。自此,梧桐更多的染上了冷色调,变为爱情悲剧的代表,成为悲凉伤感的化身。

        “叹梧桐未秋,露井先觉。说的是命运的坎坷,爱情的失落。

        “梧桐半死青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说的是丧偶的打击,孤独的痛苦。

         “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说的是伤秋的情怀,离别的愁苦。

         梧桐又称,而故乡也称为桑梓。梧桐那斑驳的树皮,高大的枝干,堆积的落叶,又是多少离家游子魂牵梦萦的故乡。而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则在故乡之思上更添了一重亡国之恨。

          而梧桐不仅仅只有凄凉的情感悲剧,也有凤凰非梧桐不栖的美丽传说。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莑莑萋萋,雍雍喈喈。南方有鸟,其名为宛雏,子知之乎?夫宛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

          梧桐,这种古老的树,仿佛只合生存于诗经这种古老的韵律,带着穿越千年的诗意,不再记得阴晴和圆缺,静静驻足在这个时代的道旁。黎明咬破夜的唇,猩红滴落梧桐,引诱着游荡一夜的野兽。卷携着肆意的冷清,踏着征服一切的鼓点,席卷而来,漫上树根,爬上枝干,攀上树梢,挂一树冷冷的寂寥。

          而这阅尽轮回的古树,却能完全的融成一幅绝佳的风景,其适应力不得不令人叹为观止。不论是在古老的过去,还是在遥远的未来,梧桐,这种凤凰鸟偏爱的树,都以一种顽强而蓬勃的姿态,迎接新的开始,并成为一抹不可抹去的靓丽色彩。

          正如碧梧栖老凤凰枝,梧桐也有招贤纳才之意。白居易曾言四面无附枝,中心有通理。寄言立身者,孤直当如此。梧桐树高大挺拔,梧桐叶繁茂大气,是历代名人称颂的对象,故有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的豪言壮语也属理所当然。

          凤栖梧桐,这个美丽的传说,将在这里,上演!

      



暴雨,如注。拥挤的人潮中,我们,在这个本该宁静的夜晚,上演着喧嚣。

雷声,像暴怒张狂的野兽,发出骇人的吼叫,夜幕下的矮楼,被撕扯出棱角。

闪电,划开黑暗厚重的长袍,照亮了天空,那一瞬间的白夜,空荡而寂寥。

细小的生命,汇进冲刷一切的洪流,或者跌进吞噬希望的泥淖。旋转,旋转,不可阻挡。这徒劳而无奈的挣扎,愈发证明着生命那可悲可叹的渺小。

生命,是否真的如所见的那般弱不禁风,那般不由自主?

我不由得想起那黑暗里的呼唤黎明者,高声歌颂着荡涤尘埃的雨;想起那高坡上的牺牲自我者,悲壮抵抗着不可战胜的雨;想起角落中的追随信念者,艰难忍受着谴责咒骂的雨。激昂的雨声如击金柝,如擂战鼓,如吼出可以为之生为之死的理想。

也想到那打在红楼、打在客船、打在古寺,阶前点点滴滴到天明的雨,还有那滴遍文化漫漫苦旅的来自大陆去向宝岛的雨,和那几千年前多愁善感的才女们窗前飘零了一个个诗境的雨。珈蓝寺听雨声,听的是清明那季雨,冷冷,怎一个愁字说与你听!

雨,冷冷,湿湿,潮潮,黏黏。

但却偏偏是这又冷又湿又潮又黏的雨,孕育了源远流长,孕育了生生不息。

雨,贯穿了长长的厚厚的历史,承载了遥远的迷离的记忆。不管是何种情愫,都可以穿插其中。先是春夜的谷雨、杏花雨,演变成夏日的雷雨、梅子雨,再到秋窗前的风雨夕,最后是冬季里的冷雨。雨的变换,季节的更替,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沉积。渐渐的,雨,成为了一种生活,一种情结,一种文化,一种信仰。

淋雨,可以是伤悲,可以是放纵,也可以是勇敢,是决心。不淋雨,可以是懦弱,是顾虑,也可以是谨慎,是珍惜。淋雨或者不淋雨,是我们自己的选择;选择勇敢的搏击,还是且行且珍惜,是我们的权利。

我在这里,选择站在水里,手里拎着我的鞋,赤脚而行,水越过我的裤脚继续前行。我看见低洼处更深的积水,看见台阶上顺势而成的瀑布,更看见了高高在上的逸夫图书馆!书籍,远离了泥水,我很心安!而也只有这样,即便是踩着湍急的水流,我们也才能心安!

雨中,我看见了另一个校园,一个有别于晴空下的校园,这里充满了希望和勃勃生机。相信雨后,我会看见更加明净绚丽的南工大!



 (女儿学的是理工科,正在为雅思英语焦头烂额,却喜欢在忙碌中写文,每每见报了还喜滋滋地发给我看,唉,我是该鼓励她还是要泼泼凉水呢?)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