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直在路上……

 
 
 

日志

 
 

(原创)黄山夜宿记  

2017-09-19 08:24: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山夜宿记

生活在21世纪的中国东部地区,交通真是便利。前一天还在苏州安稳地上班,第二天中午已气定神闲在黄山之巅,如我。


无须做功课。进入安徽省,铺天盖地都是黄山景区的宣传介绍,文字和图片精彩纷呈。若是你还愿意,网上的游玩攻略能将你瞬间淹没。处在信息时代,我却反其道而行,两手空空,脑袋空空,上了黄山。


在南门换乘中心,便遇到第一道选择题:在山上留宿还是当天下山?想着黄山盛名,看看头顶上的骄阳,摸摸已不再柔软的筋骨,我乖乖地站到了“云谷寺”方向的检录口。在工作人员善意提醒下,又快速冲到便利店租了帐篷睡袋备了干粮,因为黄山今天旅游人数又达到了两万之多,山上宾馆早已客满。


上山道路九曲十八弯。林木参天蔽日,寒蝉鸣声清越,地上湿滑,来去车道加起来仅四五米宽,两车交汇时我们游客的心都揪起来了,驾驶员却是轻松娴熟之极,“行行出状元”,大概说的就是这样吧。


云谷寺下大巴,改乘缆车。因为是中午时分,大多游客业已登山,索道检录口极为清静。眼瞧得一个个铁皮包厢速度极快地滑进来,却在我们面前缓慢地拐弯。原来是双轨道缆车。笃悠悠地迈进去,寻思下次是不是可以带家中老人也出来玩上一回。


包厢像一个长方体篮子,悄无声息地提着我们向上,只有在经过轨道接口处才发出轻微的振动声。绿色离我们越来越遥远,黄色的褐色的紫色的岩石在我们脚下次第铺展,又逐渐变得模糊起来。越来越清晰的是云气,在我们眼前飘来荡去,仿佛一伸手就能抓一把进来。气温也越来越低,待至白鹅岭站,身上暑气一扫而光,出缆车时竟有几分凉意。


走出站台,极目四望,但见众山都在脚下,此时云气稀薄,槛窗峰,仙都峰,布水峰在阳光照射之下尽显峥嵘本色,飘来荡气的云系像是一个个精灵,扯着哈达和群峰互为逗趣,于是明与暗,动与静,刚与柔,就这么在眼前变幻着,好一个人间仙境,游客纷纷驻足拍照。


我们走走停停,随着人流往始信峰方向。因为背着帐篷,一路上被人侧目,感觉很是拉风。听说北海宾馆广场能搭帐篷,便紧赶慢赶过去。路上还在寻思宿营安全洗漱等问题,及至到了哑然失笑。原来北海广场是一个成熟的搭帐篷区,派出所医务室便利店餐馆公厕等一应俱全,看见广场上帐篷已是鳞次栉比,我们也连忙找了一个开阔地,交了三十元场地费,布置起我们的小窝。


吹着山风,啃着面包,数着星星,看看流云,听听鸟语,是我坐在帐篷里的第一想法。甚至我想学着屈子笔下的山鬼,披着散发赤着足在密林小道上飘忽行走,或者坐下来轻抚琴弦弹唱一曲。歌曲我都想好了,《云水禅心》应该是最合适此情此境了。可惜的是想象过于美妙,现实却完全被我过成了苟且。


我的爱人事后回忆说,他这大半辈子有两次沦为乞丐的感觉。一次是小时候随家人去上海卖藕,因为下雨没地方可钻,躲进了垃圾中转站,闻了一夜的垃圾味道,还有一次就是这一次黄山之旅。


罪魁祸首是雨。搭帐篷的时候天色尚好,傍晚的时候下了一点小雨,查了查天气预报,说是小雨。我们便很放心,有人来兜租他的棉被也婉拒了他。狼狈的是半夜时分,小雨变成了瓢泼大雨,更气人的是我们好死不死把帐篷搭在了一个水洼处,不要说什么“床头屋漏无干处”,简直就是一艘破船飘荡在汪洋大海上,等爱人把我从睡梦中捞醒,我庆幸自己还没被帐篷里的水淹死。


你可以想象,我们有多沮丧爬出帐篷来。那时候夜色寂静,雾气飘荡,近处树木楼台在路灯照射下隐隐绰绰,远处一片白茫茫,难道真入了瑶池?几阵料峭山风吹来,我才意识到自己不过是肉骨凡胎,缩了缩脖子,现在是子夜,到哪里挨过这几个时辰呢,我们面面相觑。


宾馆是不可能去的,屋檐下也密密麻麻搭满了帐篷,敢情漏水的不止我们一家啊。终于在北海饭店门厅口寻到一块干的空地,我们合力把湿淋淋的帐篷搬到地毯上,把已然湿透的睡袋丢在一边,压低嗓门打电话租了一条棉被,勉强挨到天亮,赶紧收帐篷还被子走人,就怕耽搁晚了被上早班的宾馆工作人员叱喝:“哪里来的叫花子,睡到我们门口来了……”


两个叫花子相互扶持,背着家当朝光明岭爬去。歇了几次脚,身边蹦蹦跳跳过去了好几拨看日出的年轻人,羡慕年轻真好。终于气喘吁吁赶在天亮之前到达光明岭,但见云雾缥缈,山风凌厉,坐等日出的人一群又一群。大家亲密无间地相互问候,来自五湖四海的方音围绕“今天能不能看见日出”这个问题激烈讨论,最终各怀情绪在越来越明亮的浓雾中散去。


下山的旅程是悠闲而惬意的。因为是早晨,山下的游客还未上山来,此时的黄山更像是一个大后花园,静谧而安详,偶尔可以看见三五个行人。雾气弥漫在山间,飘来荡去变化莫测,刚才我们明明在一片白茫茫中坐下去,休息三五分钟后,却在森森巉岩包围中站起身来。大自然真像一个调皮的孩子。


且行且休息。翻过鳌鱼峰,百步云梯,莲花峰,玉屏峰,一路上人渐渐多了起来,不过都是和我们逆着方向的。去看迎客松的时候,是雾气最浓的时刻,也是我在山上看见人员最为聚集的地方。迎客松顶平如削,背靠悬崖峭壁,一千五百年来向世人张开他热情的双臂,这份坚贞令人动容。叫人遗憾的是雾太大,人太多,明明一个转身就可以看见的徐霞客雕像我愣是没瞧见,唉,莫叹情太深,原是缘太浅啊。


玉屏索道下山后,我们在一家餐馆点了一只砂锅土鸡,大快朵颐之后邻桌搭讪道:“你们是山上下来的吧?”在得到肯定回复之后又来了一句:“难怪两个人能干完一只鸡……”,把我乐得一口汤差点喷出来。这次黄山夜宿,真的是叫人又是欢喜又是尴尬,爱人最后一句话归结为:功课未做好,不要上黄山。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